那天她說,嘿,我想買一瓶酒,聖誕節我們一起喝,好嗎?

我沒有馬上答應,反而認真考慮,「但我其實,不太敢再喝酒了也。」

她有些詫異,「所以妳是真的打算不再喝酒了嗎?!爲什麽?」

 

「我不知道。」我說。

看著地上,想了想,我又繼續說:「自從上一次跟妳喝那麼大瓶的酒我都沒醉之後,我就真的覺得很害怕了。因為我根本不知道我要怎麼樣才會醉,一直都不會醉,我覺得,很恐怖。」

「但就是因為這樣才更要讓自己醉一次啊。」她根本就是在慫恿我。

 

今年年中的時候,比我小1年又1天的她買了一瓶法國水果氣泡酒回來。很大瓶,大約至少800ml 吧。說要慶祝期末考結束,也一起慶祝我們的生日。

兩人喝了大約四分之一的時候,她靠在牆上,眼神開始飄忽不定,對我說:「我有3分醉了。」

「是哦。」我很好奇,她怎麼測出來的。

再喝了五分之二的時候,她又說,「我有6、7分醉了。」

「哦。」我一樣搞不懂,所以就問了她。「其實...怎麼樣才是醉了呢?」

「嗯...」她的眼神很明顯已經無法直視任何一物,也似乎找不到焦點,晃頭晃腦地說:「這很難說。每個人的狀況都不一樣。我會很安靜,有些人會開始語無倫次、有些人直接倒頭就睡、有些人只會傻笑...」

然後她那一對快閉不閉的眼睛突然瞪大對我說:「妳不會沒喝醉過吧?!」

我一時之間有些尷尬。說不出聲,只敢搖頭。

於是我不知道第幾次說出我的經歷。

 

小學時新年就愛喝sandy,對我來說和汽水沒兩樣。大人都說有酒精成份,我小時候有看過,就1%,所以覺得沒怎樣。

13歲第一次跟爸爸一起喝啤酒。

15歲被伯伯逼我喝下一小杯primary whisky,酒精純度44%,不加冰不加水。我的確喝下了,也的確什麽事都沒發生。

16歲農曆新年假期裡,每天都與家人喝上至少1~2杯的紅酒。依然未醉。

一直到現在,偶爾也會到7-11買vodka冰火或heineken。

 

她一副難以置信,仔細看著我的臉,說:「妳喝酒臉都不紅也,又不會上洗手間...」

我不知道我能說什麼,因為我真的是這樣。

她說臉不會紅代表血液不循環。不上洗手間代表酒精都被吸收到骨頭裡面去了,所以無法排泄出來。

然後她就一直對我說,我這樣很不好。

那我能怎樣嘛!

 

接著我們還是繼續喝,途中她來來回回去了洗手間好多遍。我卻只去了一、兩遍。

直到剩下三分之一的時候,她又去了一趟洗手間,回來對我說:「我總算不微醺了。」

我點頭,說:「我也是。」

她沒好氣,「妳根本沒微醺過吧!」

我說有啊!「但我那時候站起來然後再坐下就沒事了。」

她極度無奈,大喊天啊。

 

後來一直到把酒喝完了,我都一點事也沒有。

她非常擔心我,說喝了那麼多卻不醉的話,後勁會很嚴重。所以覺得我隔天起來會宿醉,必定相當痛苦。

不過其實,我第二天起來也完全沒事,精神奕奕,一如往常。

 

所以那次之後,我認真的不敢隨意喝酒。也認真覺得,繼續這樣下去,萬一突然真的出了什麽大事就不好了。

但我卻沒辦法確定的說我戒酒了啊!

算了,偶爾一小酌應該...還好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青 的頭像
小青

浮文,吾之語

小青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